第三章  姓名權和名稱權

本章導言

本章是對姓名權、名稱權的規定,包括自然人姓名權,法人、非法人組織名稱權,姓名權、名稱權侵權方式,自然人取姓規則及對具有一定社會知名度的筆名、網名、譯名、字號、姓名和名稱簡稱等的保護,共六個條文。

第一千零一十二條  自然人享有姓名權,有權依法決定、使用、變更或者許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姓名,但是不得違背公序良俗。

釋義

本條是關于自然人姓名權的規定。

一、姓名權的權能

本條規定了姓名權的決定、變更兩項權能。

(一)姓名決定權

自然人的姓名是個人區別于他人的以文字形式展現的語言標記,是自然人的人格發展和自我決定的重要表現形式,是識別個人的工具!稇艨诘怯洍l例》第7條第1款規定:“嬰兒出生后一個月以內,由戶主、親屬、撫養人或者鄰居向嬰兒常住地戶口登記機關申報出生登記!彪m然該條沒有明確規定出生登記需要登記嬰兒姓名,但依該法第4條第4款“戶口登記簿和戶口登記簿登記的事項,具有證明公民身份的效力”的規定可知,出生登記必須登記姓名。不過,由于自然人此時尚不具有行為能力,因而姓名的決定權由其監護人來行使。是父母親權的表現,是父母實施的代理行為,它表達了命名人的期待、意愿以及其他社會心理。就我國姓名的傳統及現狀看來,自然人的姓氏一般取自父母姓氏范圍之內,由父母共同決定。但這并不否認自然人享有姓名決定權,為自己命名是自然人的基本權利之一,自然人有權自由決定自我姓名的設定和變更,任何第三人不得非法干預。

(二)姓名變更權

姓名變更權實質上是姓名決定權的自然延伸。 本條之所以將姓名變更權從決定權中獨立出來,一方面是考慮到應給予自然人接受父母命名后再次自我決定的機會,另一方面也考慮到公法上的限制。也就是說,自然人能否任意變更其姓名,不僅是一個私法上的問題,還涉及國家管理等公法上的利益,因而還需考慮公法上的義務問題,即從公共利益的角度考量,自然人姓名的變更必須符合國家法律。因而,姓名變更權在我國受到了嚴格的行政管制,如我國戶籍法對姓名變更的管理性規定。

三、姓名的使用與許可他人使用

(一)姓名的使用自由

有學者認為,姓名的使用也是姓名權的權能之一。但本書認為,使用自己的姓名是姓名權人的自由,自然人決定或變更姓名主要是為了彰顯個人人格并與他人相區別,同時也只有以自己的姓名從事各種社會活動,才能為自己取得權利或負擔義務。他人在合理且正當的范圍內也應當能夠自由使用自然人的姓名(商業利用、侵犯隱私除外),因為自然人決定其姓名的目的就是為了與他人相區別,除自己能夠自由使用外,他人也能夠自由使用才能真正體現姓名的人格意義并區別于他人,若他人不能夠自由使用其姓名,那么姓名的意義就將大打折扣。因此,對姓名的使用不應成為姓名權的權能。

(二)許可他人使用

姓名作為指代自然人主體身份的符號,具有天然的人身屬性,其與自然人的人身不可分離且不得隨意拋棄、轉讓、贈與或繼承,但隨著商業社會經營理念與運行模式的拓寬與發展,自然人姓名所蘊含的“經濟價值”在商品流通與營銷中被不斷挖掘,其內涵與外延也得到了豐富與充實。姓名權人不僅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對其姓名進行商業利用,而且還可以許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姓名,有學者稱之為姓名權的商品化。本書認為,將姓名權與其使用利益相結合混淆了姓名權與姓名使用權之間的關系,無論是姓名權人對自己姓名的使用還是許可他人使用,都是基于對姓名這一人格標識使用權而非對姓名權的使用而言的;谛彰娜烁駱俗R使用權而使用或許可他人使用所產生的財產利益并非姓名權的權能,以此獲得的相應財產利益可以繼承。因此,應當對二者予以明確區分,由此可以破解為何姓名權作為人格權還會產生財產利益的難題。

三、姓名的決定、變更、使用不得違背公序良俗

公序良俗作為民法的一項基本原則,即公共秩序與善良風俗的簡稱。所謂公共秩序,并非指具體的法律規范,而是指向法律的價值體系。也即社會一般利益,包括國家利益、社會經濟秩序和社會公共利益。所謂善良風俗,則指向法律外的倫理秩序,即一般道德觀念或良好道德風尚,包括社會公德、商業道德和社會良好風尚。公序良俗的核心功能在于發揮轉介作用,將民法外的規范引入民法中。公序良俗原則在法律行為領域的體現,主要旨在否定法律行為的效力。

具體到姓名權領域,姓名的決定、變更、使用不得違背公序良俗。首先,自然人在決定、變更其姓名時,不能出現低俗的用字,如生殖器的名稱。其次,自然人在決定、變更其姓氏時,應當滿足最低規范要求和道德義務,不能僅憑個人意愿或喜好,隨意選取姓氏甚至自創姓氏,這不僅對文化傳統和倫理觀念會造成沖擊,違背社會善良風俗和一般道德要求,而且也不利于維護社會秩序和實現對社會的良性管控。最后,自然人在使用或許可他人使用其姓名時,不能夠違背公序良俗,如將姓名作為壯陽藥的標識。

第一千零一十三條  法人、非法人組織享有名稱權,有權依法決定、使用、變更、轉讓或者許可他人使用自己的名稱。

釋義

本條是關于法人、非法人組織名稱權的規定。

一、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權

名稱權是法人、非法人組織在社會活動中對其用以確定和代表自身并區別于他人的符號和標記所享有的權利。其主要功能是表明主體的身份,以使名稱持有主體與其他主體能夠區分。在名稱持有主體的影響范圍內或在特定的行為中能夠個性化的文字都受名稱權的保護。

本書并不認同將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權歸入人格權保護范疇的觀點。緣由為,人格權主要旨在保護存在尊嚴倫理的自然人,而非保護法人、非法人組織財產權范疇的利益(名稱標識的使用權)。所以,對法人、非法人組織的保護目的,應旨在維護法人的“信譽形象”,而不應將自然人的情感嫁接于法人,賦予法人人格權。

二、法人、非法人組織名稱權的權能

本條規定了名稱權的決定、變更、轉讓及許可他人使用四項權能。

法人、非法人組織有權決定和變更名稱,他人不得非法、強制干預。不過,鑒于經濟管理等公法方面的需要,我國企業名稱的設立和變更受到《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實施辦法》的限制。包括對名稱的內容、表達方式的限制以及變更名稱需要嚴格依法定程序進行。如對法人尤其是企業法人必須依法律的規定設定名稱并經依法登記,否則不發生取得名稱權的效力。另外,法人、非法人組織決定名稱或變更名稱應以登記核準的范圍為限,在核準登記的范圍內,對其名稱享有獨占的權利,他人不得再在同一行業申請同樣的名稱。

名稱權因其財產屬性,故而名稱持有者可以轉讓名稱!镀髽I名稱登記管理規定》第23條規定,企業名稱可以隨企業或者企業的一部分一并轉讓,但此處的“可以”應理解為“應當”或“必須”。江蘇省工商局《關于規范企業名稱轉讓操作的意見》(蘇工商注〔2006286)第3條規定,企業名稱轉讓必須是名稱的整體轉讓,不得只轉讓字號等名稱的部分構成?梢,法人、非法人組織名稱的轉讓只能作為一個整體的權利讓與給某一個受讓人。且名稱的轉讓還包含了業務性質的轉讓,因為這一轉讓具有附屬性,所以必須隨經營的業務一并轉讓。

法人、非法人組織對其名稱享有法律允許范圍內的使用自由,而不是一種權能。這是因為,法人、非法人組織對其名稱當然有使用上的自由,其與他人發生法律關系也須借助名稱進行,他人在合理且正當的范圍內自然也可以自由使用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商業使用除外)。當然,因名稱權的財產屬性,名稱持有者不僅可以通過轉讓名稱而獲利,也可以通過許可他人部分使用名稱而獲利,即通過設立特許權的方式(一般性特許權或排他性特許權)允許他人使用名稱。不過,許可他人使用名稱不得違背法律 行政法規的禁止性規定。

第一千零一十四條  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干涉、盜用、假冒等方式侵害他人的姓名權或者名稱權。

釋義

本條是關于侵害姓名權、名稱權方式的規定。

一、侵害姓名權的主要方式

姓名不僅有識別個人的功能,還有表征人格的功能,其不僅體現了個體的人格尊嚴,也代表了特定個人的商業價值。從侵害姓名權產生的損害后果來看,大多是通過造成社會公眾識別混淆而導致姓名權人的利益損失,而能夠造成姓名識別混淆的侵害行為,大致有干涉、盜用、假冒姓名等行為。

(一)干涉他人姓名的決定、使用、變更

干涉,即妨礙本人對其姓名的自主決定、自主變更和自主使用。不過,針對他人的姓名實施某種積極千涉的侵害行為在現實中較為軍見。原因在于,自然人在出生后取得姓名時尚處于無行為能力狀態,自己不能自由決定其姓名,大多由監護人代為決定,自然人成年后,其所使用的姓名早己與自然人主體建立起穩定的聯系,很少有人再會變更姓名。但這并不意味著沒有干涉姓名權的可能,例如養父母干涉養子女決定和使用其姓名的自由;父母離異后,父親干涉成年后的子女將其姓改為母姓的自由等。另外,干涉行為不僅包括干涉他人使用真名,還包括干涉他人使用筆名、藝名等。需要注意的是,在干涉他人姓名權的主觀目的上,僅以違背本人意恩為要件,而不論干涉人是否有不正當目的。

(二)盜用姓名

盜用姓名是行為人未經姓名權人同意擅自使用且未直接以姓名權人身份進行民事活動的行為。有學者將擅自以他人的姓名簽字于罰款通知書、以他人的姓名簽字領取不合法收入等也歸入盜用他人姓名的行為。但本書認為,盜用姓名的目的在于使第三人誤認為行為人有權使用,而非為讓第三人發生個體認識的錯位。盜用是出于某一特定姓名的商業價值而擅自使用,侵害了對姓名主體的權屬信賴,抑或行為人通常出于某種不正當目的,行為的結果直接損害他人或公共利益。因而將上述行為歸于盜用姓名的行為很難有說服力。

(三)假冒姓名

假冒姓名一般是指冒名頂替行 為,也即使用他人姓名并冒充該人參加民事活動或其他行為。關于姓名使用的混淆應依據姓名交往的工具性特質來辨識,可細分為兩點:一是已對所涉混滑的姓名進行使用,如此才能使得社會公眾的認知識別發生混淆,否則不會產生侵權問題;二是姓名在交往中出現的混淆,需達到社會公眾對混淆的發生給予肯定的一般認識,但不要求出現實際廣泛的辨識錯誤。需要指出的是,雖然標識個人身份的其他信息(如身份證號、醫療保險證號、駕駛證號等)也可以被冒用,但這些信息是進一步確認身份的社會規范性要素,在日常生活中并不會作為交往工具使用,只是在進一步的身份確認中才會涉及,因而不宜將這些要素納入姓名權的保護范疇。另外,假冒與盜用雖然都是行為人在姓名權人不知情的情況下進行,且行為人在主觀上都屬故意并有一定目的,但二者并不相同:盜用是擅自使用他人姓名從事民事活動或其他活動,沒有導致第三人誤認的發生,其結果通常表現為直接損害被盜用者的利益;而假冒的目的是身份的替換,侵害行為導致第三人發生了身份上的誤認,它并不直接損害被假冒者的利益,而只是為了謀取個人的非法所得。

二、侵害名稱權的主要方式

名稱是法人、非法人組織人格標識的重要表征,具有巨大的經濟利益,侵害名稱權會使得企業信譽受損,致使這些利益減少。法律為保護一定地域范圍內已登記的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規定了禁止他人干涉、盜用、假冒或以其他方式侵害名稱權的行為。

(一)干涉他人名稱權的決定、使用、變更

干涉名稱權是對他人名稱權的行使進行非法干預的行為,包含對名稱決定、專有利用、依法變更及轉讓的干預。一般而言,干涉名稱權的行為大都是故意作為,例如強制法人、非法人組織使用或不使用某一名稱,阻撓法人、非法人組織轉讓、變更名稱。未經法定程序撤銷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也屬于干涉名稱權的行為。

(二)非法使用他人名稱的行為

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在登記后便在一定地域范圍內產生排斥他人享有的效力,因而未經許可,盜用或冒用他人已登記名稱的行為構成侵害名稱權。未經名稱權人同意,擅自以他人的名稱進行違法活動的行為構成對他人名稱權的盜用。例如擅自宣稱與其他經營主體聯營,以推銷自己的產品,即屬于盜用他人企業名稱的行為。冒充他人的名稱,以為自己的目的而行為則是冒充他人名稱的行為。盜用和假冒都是未經名稱權人許可而使用他人名稱,但盜用人的目的通常在于利用他人名稱進行招搖撞騙,情節嚴重的可能構成詐騙等犯罪,而假冒人利用他人名稱通常是進行一般的民事活動,情節較盜用輕微。另外,同一行業的營業者以不正當競爭的目的而使用與登記名稱相似或使人易于誤認的名稱的行為也是非法使用他人名稱的情形。在法人、非法人組織名稱轉讓后,繼續使用原有名稱的行為,同樣應認定為侵害名稱權的行為。

侵害法人名稱權的其他重要方式主要是以侵犯對方知識產權的方式進行,尤其是通過對商標的侵害,行為人一般通過將他人名稱作為商標申請注冊或將他人已經注冊的商標作為名稱進行使用等方式,以引起消費者的誤解。司法實踐中,法院一般依據《反不正當競爭法》《商標法》等法律進行裁判,這表明對名稱權的保護不能僅僅依靠單一手段,還需要綜合利用競爭法、知識產權法等手段。另外,在侵害名稱權的認定中,不能片面強調名稱的同一性,機械地看待構成名稱的各個要素,只要能夠認定行為人使用的名稱與被侵害的名稱指向同一個對象,那么不論行為人使用了被侵害名稱中的哪些部分,都應當認定侵權行為成立。

(三)不使用他人名稱的行為

應當使用他人名稱而不使用或改用他人的名稱也會侵害他人的名稱權,例如甲商店出售乙廠的商品,但商品上卻標注了丙廠的名稱,甲沒有使用乙廠的名稱構成對乙廠名稱權的侵害。

第一千零一十五條  自然人應當隨父姓或者母姓,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在父姓和母姓之外選取姓氏:

(一)選取其他直系長輩血親的姓氏;

因由法定扶養人以外的人扶養而選取扶養人姓氏;

有不違背公序良俗的其他正當理由。

少數民族自然人的姓氏可以遵從本民族的文化傳統和風俗習慣。

釋義

本條是關于自然人取姓的規定。

一、取姓的基本規則

自然人的姓氏體現了血緣傳承、倫理秩序和文化傳統。一般而言,自然人的姓氏基于血緣關系取得,這種姓氏取得的強制性及法定性是近代人類不可避免的命運,姓氏的強制取得與名的任意取得相結合成為某一特定自然人的人格表征并區別于他人,姓氏由此具有了血緣性與人格性雙重特征。姓氏的血緣性直接決定了一個人姓氏選擇范圍的狹隘,而人格性決定了姓名權人對自己姓氏從自身人格各個方面考慮是否合適的可能性。

自然人姓氏的選取涉及公序良俗,應尊重社會公德,不得損害社會公共利益。原則上自然人可以隨父姓亦可隨母姓,這不僅符合中華傳統文化和倫理觀念,也符合絕大多數自然人的意愿和實際做法。具體來講,自然人隨父姓或隨母姓,是指以其父母的姓作為自己的姓氏,即子女的姓氏與其父親的姓或其母親的姓,妻姓李,其子女可以姓王,也可以姓李。以目前我國的實際情況,多數子女隨其父親姓,不過,非婚生子女大多隨母姓。

二、取姓規則的例外

基于姓名決定自由及社會實際情況,自然人若有正當理由也可以選取除父姓、母姓外的其他姓氏。但何為正當理由?若不加以明確可能會出現管理與司法漏洞,導致地方戶政管理與司法裁判相左,從而造成姓名權人在變更利益處于不確定狀態。本條規定了自然人可以選取除父母姓以外的“第三姓”,并列出了“正當理由”。

(一)選取其他直系長輩血親的姓氏

依《民法典》第1048條規定,所謂直系長輩血親,除父母子女外,應當包括祖父母、外祖父母與孫子女、外孫子女。當然,之所以允許選取其他直系長輩血親的姓氏,主要是因為在我國一些地方存在“三代還宗”的習俗,即因入贅等原因,子女改姓女方的姓氏,至第三代時,子女又要改為其祖父的姓氏,這是我國許多地方長期存在的習俗,法律應予以尊重。

(二)因由法定扶養人以外的人扶養而選取扶養人姓氏

在收養關系下,隨著收養關系的成立,養父母子女關系確立,作為身份關系的一種標志,除法定扶養外,養子女的姓氏應當發生相應的變化,以表明其身份關系的變化。因而收養關系成立后,應當允許養父母改變養子女的姓氏!妒震B法》第24條對此進行了規定,即經當事人協商一致,養子女可以保留原姓,當然,養子女也可以隨養父的姓,還可以隨養母的姓。另外,《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九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第二十二條的解釋》中也規定,如果被法定扶養人以外的人扶養,公民可以選擇扶養人的姓氏作為自己的姓氏。

(三)有不違背公序良俗的其他正當理由

之所以設置這一選取“第三姓”的兜底性條款主要原因在于現代社會變化甚巨,人的個性需求不斷多樣化,在若干特殊情況下可允許變為“第三姓”,但本款不宜任意擴張適用,原則上不應允許隨意變更為第三姓。當然,若存在因早期姓氏填寫錯誤或其他原因而與祖姓不同且意欲改回,并得到相關親屬同意的情形或者再若堅持父母姓氏將嚴重損及人格尊嚴及人格自由發展的情形,可以允許改為“第三姓”。當事人離婚后一方攜子女再婚的情形下,繼子女可以保留自己原來的姓,也可以隨繼父或繼母的姓。若再婚時,因子女尚未成年而改隨繼父或繼母的姓,其成年后有權改回原來使用的姓,但若繼子女已有辨別能力,應當尊重其自己的意見。不過,自然人選擇父姓和母姓以外的姓氏是否存在正當理由,還須由法官根據具體個案進行認定。

三、少數民族自然人姓氏的選取

一般而言,對于剛出生的嬰兒民族成分,只能依據父或母的民族成分確定。不同民族的公民所生子女,進行出生申報登記時,應當由父母共同協商確定民族成分,民族成分經確認登記后,一般不得變更。在此基礎上,該自然人姓氏的選取可以遵從本民族的文化傳統和風俗習慣進行。之所以如此規定,主要是考慮到我國是一個多民族國家,有些少數民族的姓氏具有特殊的血緣傳承功能,對維護本民族的文化傳統和倫理秩序具有重要意義,應對各少數民族的文化風俗予以尊重。也就是說,少數民族自然人的姓氏,原則上可以不受隨父姓或母姓的限制,而按照本民族的文化傳統和風俗習慣來選擇。

第一千零一十六條  自然人決定、變更姓名,或者法人、非法人組織決定、變更、轉讓名稱的,應當依法向有關機關辦理登記手續,但是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

民事主體變更姓名、名稱的,變更前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對其具有法律約束力。

釋義

本條是關于姓名、名稱決定、變更登記及其法律效力的規定。

一、自然人決定、變更姓名的登記規則

本條規定自然人決定、變更姓名后須向有關機關辦理登記,這主要是為了公法管理上的需要。一般而言,鑒于社會實際情況,姓名只有經過登記后才能夠真正發揮其作用,因為在社會交往中,只有能夠為他人實際承認的自然人的人格標識才具有信賴利益,他人才能夠基于此信賴與之發生法律關系,例如與他人訂立交易合同、辦理銀行卡等。并且自然人只有以登記的姓名才能夠申請辦理公法上的事務,如登記戶口、辦理身份證等。所以登記規則對于自然人姓名權的自由實質上造成了限制。但本書認為,這種限制是必要的。對姓名決定、變更自由的限制有著深刻的歷史原因和倫理價值,姓名決定、變更固屬重要的人格自由利益,是姓名權的核心內容,對內攸關人格尊嚴,對外展示個人形象,但這種自由不能以可能損害他人的信賴為代價,也不能給社會管理等方面造成重大障礙,尤其于社會管控方面意義重大,是一項公、私法 上的綜合議題。因此公權力對姓名決定、變更自由進行必要的限制不可或缺。

我國自然人姓名的決定、變更一般需要到公安機關辦理,當然亦可訴求法院判決進行。公安機關一般按照《戶口登記條例》《居民身份證法》以及公安機關的內部規定等來進行登記。對自然人決定名稱的登記規則,依《戶口登記條例》第7 條、《居民身份證法》第3條的規定,嬰兒出生后,嬰兒的監護人向戶口登記機關申報出生登記時,應包含登記姓名在內。對民事主體變更姓名的登記規則,依《戶口登記條例》第18 條的規定,若公民變更姓名時未滿十八周歲,需由本人或者父母、收養人向戶口登記機關申請變更登記,若已滿十八周歲,則由本人向戶口登記機關申請變更登記。有學者認為,按照行為能力的規則,未成年人由于行為能力不健全,無法準確理解姓名所承載的社會含義和倫理意義,只能由其父母等法定監護人代為行使,這與《戶口登記條例》第18條中將變更姓名的權利也賦予未成年本人相沖突,并且各地公安機關的實施細則也大都認同民法的一般規則。

本書認為,未成年人可以單獨向戶口登記機關申請姓名變更登記肯認了未成年人的自由,《戶口登記條例》第18條的規定相較民法行為能力的規則更具靈活性,也更加尊重自然人的自由,值得提倡,但對此不應持絕對開放的態度。主要理由為:由于我國現階段有些監護人代子女行使姓名權利時,受家長觀念影響,存在將其觀念強加于子女姓名之上以彰顯其個性而決定一些標新立異的怪名的情形,這很可能會對子女的成長造成不良影響,我國戶籍管理機關享有戶籍登記的實質與形式的雙重審查權力,應允許未成年子女在特殊情況下申請變更姓名登記。更為重要的是,未成年人之所以能夠單獨申請變更姓名還需其具有能夠申請變更姓名的行為能力,不應當以“一刀切”的方式認為未成年人為限制或者無行為能力人而否認他們變更姓名的權利,且認為只有完全行為能力人才能夠準確理解姓名所承載的社會含義和倫理意義過于絕對。恰當的做法是對申請變更姓名的未成年人行為能力進行具體分析,如果其對變更姓名有著明確的社會和倫理認知且監護人決定了對其造成不良影響的姓名,則應當允許其中請交更姓名,但應通知其監護人。

另外,1995年《公安部關于撫養人中請變更子女姓名問題的批復》、2002年《公安部關于父母離婚后子女姓名變更有關問題的批復》中也規定了申請姓名變更的相關規則。對于名的更改登記,應采改名從寬的原則,但應符合命名規范性與適當性要求,以法律規定為準繩,不違背公序良俗為底線。對于姓名變更次數,2007年公安部《姓名登記條例(初稿)》第20條規定成年人變更姓名“以一次為限”。但一次為限有規制過度之嫌。我國臺灣地區2015年將以前的改名“以二次為限”修訂為“以三次為限”。以此例為鑒,關于變更姓名的次數或者以三次為限,或者不明文規定為佳。自然人變更姓名后,曾用名作為備用名仍然受法律保護。

二、法人、非法人組織決定、變更、轉讓名稱的登記規則

法人、非法人組織決定、變更名稱時,在一定的地域范圍內不應當出現名稱相同的現象。這與姓名可以重名不同,自然人的姓名之所以可以重名,是因為人格自由的需要,且重名不會導致人格混淆。但對法人、非法人組織并沒有倫理上的要求,企業名稱作為一種財產權,若允許名稱相同可能出現由他人共同享有一種財產權利進而導致企業之間的不正當競爭,因而《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直接規定了企業名稱不得重名。且法人、非法人組織名稱的登記機關、登記程序以及特殊的登記事項等各方面都與姓名的登記規則有所不同。

2012年修訂的《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詳細規定了法人、非法人組織決定、變更、轉讓名稱的登記程序。其中,第3條規定:“企業名稱在企業申請登記時,由企業名稱的登記主管機關核定。企業名稱經核準登記注冊后方可使用,在規定的范圍內享有專用權!钡4條規定:“企業名稱的登記主管機關(以下簡稱登記主管機關)是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和地方各級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記主管機關核準或者駁回企業名稱登記申請,監督管理企業名稱的使用,保護企業名稱專用權!钡22條規定:“企業名稱經核準登記注冊后,無特殊原因在1年內不得申請變更!钡23條規定:“企業名稱可以隨企業或企業的一部分一并轉讓。企業名稱只能轉讓給一戶企業。企業名稱的轉讓方與受讓方應當簽訂書面合同或者協議,報原登記主管機關核準。企業名稱轉讓后,轉讓方不得繼續使用已轉讓的企業名稱!

三、民事主體變更姓名、名稱后,變更前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對其具有法律約束力

民事主體變更姓名、名稱后,對于變更前由其以原有姓名、名稱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仍對其有效。這是因為,雖然民事主體在變更姓名、名稱前后,其對外所表征的人格標識發生了變化,但是表征人格標識所依附的民事主體并未發生變化,因而雖然民事主體變更了姓名、名稱,但對變更前由其所實施的民事法律行為仍應繼續有效。民事程序法上的處理方式也是這個道理。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法釋20155號)第474條規定:“在執行中,作為被執行人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名稱變更的,人民法院可以栽定變更后的法人或者其他組織為被執行人!

第一千零一十七條  具有一定社會知名度,被他人使用足以造成公眾混淆的筆名、藝名、網名、譯名、字號、姓名和名稱的簡稱

,參照適用姓名權和名稱權保擴的有關規定。

釋義

本條是關于具有一定社會知名度的稱謂參照適用姓名權和名稱權保護的規定。

一、筆名、藝名、網名、譯名及姓名的簡稱等參照姓名權保護

(一)保護緣由

現實社會中,某些自然人往往在從事某些職業時并不使用真實姓名,而使用如筆名、藝名、網名、譯名等稱謂,當這些稱謂達到能夠識別個人身份、具有二定社會知名度并為相關公眾所知悉時,這些稱謂就涉區姓名權保護范圍的擴張問題。這是因為,一方面,這些稱謂已與特定個人的身份、人格尊嚴產生了內在聯系,對這些稱謂的非法使用會對特定個人的公眾形象及聲譽等帶來損害。另一方面,筆名、藝名、網名、譯名等這些稱謂在具有一定社會知名度為公眾所知悉后往往具有一定的商業價值,對這些稱謂的保護有利于防止不誠實的南業行為和不正當競爭行為,維護社會經濟秩序。

(二)保護規則

首先,在稱謂構造上,僅限于對特定自然人的稱呼,且不要求與姓名具有姓氏與名字組合的相同構造,但稱謂必須能夠達到識別特定人的程度,才能參照適用姓名權保護的有關規定。特定自然人對其稱謂有與姓名同樣的決定、變更權能并享有利益。

其次,具有一定社會知名度。具有一定社會知名度一般側重于“量”的評價,是該稱謂被公眾知曉、了解的廣度和深度,也是評價該稱謂名氣大小的客觀尺度。

再次,被他人使用足以致使公眾混淆。本條規定若參照適用姓名權的規則保護筆名、藝名、網名、譯名等稱謂需達到“混淆”的程度。有學者認為,對這些稱謂的保護不應僅指侵害的事后救濟,也應保護其本身的決定、變更等積極行使權利的方面,如果以必須達到“混淆”程度才受姓名權保護,那么沒有導致混淆就不能受到姓名權的保護,如此就存在保護積極行使權利方面的漏洞,所以只要該稱謂擁有一定的社會知名度為一定公眾所知曉,就應與姓名同樣保護。本書認同這一觀點。

二、字號及名稱的簡稱等參照名稱權保護

(一)保護緣由

法人、非法人組織的名稱是其作為市場主體的營業標識,可以起到識別商品或服務來源的作用。不過,法人、非法人組織不僅會使用名稱還有可能會使用字號或名稱的簡稱對外交往,這些簡稱也可以起到標識法人、非法人組織的作用,其性質也為一種財產權,應與名稱權同樣受保護。例如,字號雖然不等同于企業名稱,但字號是企業名稱中最核心、最具有區別性的部分。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72號)第6條規定:“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為相關公眾所知悉的企業名稱中的字號,可以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三)項規定的‘企業名稱’!

(二)保護規則

第一,關于字號的構造。2012年修訂的《企業名稱登記管理規定》第7條第1款規定:“企業名稱應當由以下部分依次組成:字號(或者商號,下同)、行業或者經營特點、組織形式!愣,字號必須由兩個以上的漢字組成,沒有上限限制,如“同仁堂”。當然,也可以使用投資人名稱的簡稱作為企業名稱的字號,用以表明與本企業的隸屬關系,如中國國際信托投資公司的直屬企業多使用“中信”字號。字號的選擇使用應當符合國家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如“中國”等字樣不能用作字號,企業字號一般也不得使用行業字詞,因為這無法區分在一個具體的企業名稱中哪些字詞是字號,哪些字詞是行業或經營特點,容易使公眾對企業的業務范圍發生誤認,不過判斷時要分析該字詞是否為修飾行業用語而定。

第二,具有一定社會知名度,被他人使用足以致使公眾混淆。于實體法上而言,字號通過長期的使用,具有了如同企業名稱一樣的、可標識不同主體的作用?梢哉f,字號必須體現出較強的可識別性,可在不同的企業之間加以區分,這樣字號才能受到法律的特別保護。字號的識別性在實踐中主要體現為字號的知名度。于程序法上,字號的知名度應通過舉證證明,按照“誰主張,誰舉證”的原則,由原告通過舉證的方式予以證明!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條明確規定:“原告應當對其商品的市場知名度負舉證責任!辈贿^,客觀上,不應過分苛求原告對其字號市場知名度的舉證責任。一般而言,判斷是否具有一定的市場知名度,以至于被他人使用造成混淆,需綜合考量使用該字號的法人、非法人組織的規模,盈利狀況,進行廣告宣傳的持續時間、程度和范圍,名稱或字號受到仿冒的情況等因素。同時,字號的知名度應有一定的范圍限定,與企業的登記地域、行業領域相關聯,客觀上不能苛之過嚴。